金砖五国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当老牌摇滚乐队“面孔”“新裤子”与“痛仰”出现在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中时,有人惊喜地预测,也许这个夏天,真的是乐队的“夏天”。

然而在16强竞赛现场,演出完毕的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拿着话筒平静地说:“在座一大半的乐队,当年都是特帅的小伙子,现在都成了一堆中年人,大家都老了,又都这么平凡,挺让人伤心的。”

一句话打破了人们的幻想,岁月如刀,刀刀致命,曾经浑身带刺的少年,如今已端起泡着枸杞的保温杯,属于乐队的黄金时代似乎早已远去。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种子


1979年的冬天,一个北风呼号的夜晚,几个年轻人聚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教学楼里,借着手电筒发出的光亮计划着什么。

“要不咱们就把四个人的姓组在一起,就叫‘万李马王’。”

“朝鲜有个千里马,咱们叫万里马,还多个王,正好盖它一头。”

中国第一支摇滚乐队就这样成立了。

后来队长王昕波经常跟人解释:“我们只是无意中创造了历史,这本身没有什么值得说的。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万李马王乐队与朋友们

在北京市学联首届外语汇演上,“乐队”这个词第一次进入人们的视野。那天,其他学生都是英语朗诵,“万李马王”上台时,“咣”的一声,“Beatles” 的歌一响起,台下的观众都傻眼了,虽然听不懂他们在唱什么,但所有人都兴奋起来了,那场空前的演出后来还被BBC报道。

在当时的中国,99.9%的人不懂摇滚乐,也不喜欢摇滚乐。有人说:“中国摇滚并不接近人民,它只接近马克西姆。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马克西姆餐厅老照片

位于北京崇文门西大街2号的马克西姆餐厅,每天夜里都因为乐队的演出人声鼎沸,这些狂躁的年轻人掀去地毯,搬来音响与乐器,撕扯着嗓门儿嚎到天明。

这其中有一支特别的乐队,由来自八个不同国家的留学生组成的“大陆乐队”,和中国早期乐队的“翻版”不同,他们更像是一支正规军,是直接带来海外文化的传教士。

一开始,在使馆的要求下,大陆乐队的演出范围被限定在外国人圈子里,一些中国年轻人常常混进现场听演出,他们中间,有一位小伙子时常站在角落里,紧紧盯着台上,激动得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大陆乐队在演出

他把这种感受比喻为:“跟来电的爱情伙伴一样,基本上是本能的吧……你要没感觉才是有问题。”

这个小伙子叫崔健,他即将在几年后被推上中国摇滚的神坛,成为“教父”一样的存在,而大陆乐队是第一支对他产生重要影响的现场乐队。

出身于朝鲜族家庭的崔健汉语不太流利,因此常常被认为口齿不清晰,唱起歌来“总有种怪怪的腔调”。他曾继承父亲的衣钵,担任北京歌舞团小号乐手,负责古典弦乐的小号部分。但因为是第三小号,他不经常上场。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年轻时的崔健

空闲时间,他常常和一群朋友去马克西姆等餐厅演唱外国歌曲以赚取小费,也在那里接触了摇滚乐,当时,中国官方的演奏乐器都是不插电的,摇滚、流行、爵士这些现代音乐领域还一片空白。

迷恋上那种“通上电就会变得很酷”的声音之后,他们从歌舞团仓库里找到了少量用于国家研究的电子乐器,自创了一种“扒带子”的学习方法:一遍遍去听欧美磁带,一点点把它记录下来,在乐器上不断揣摩,渴望发出一样的声音。

1984年11月,包括崔健在内的七个人组成了“七合板”乐队,队名灵感来源于当时北京自制家具热潮中的重要用料三合板——意思就是乐队七人粘在一起,成为一块牢不可破的整体。

值得一提的是,七合板乐队写出了中国摇滚第一批真正原创的作品,他们的第一盒磁带《七合板演唱专辑》成为中国首张现代电声专辑。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七合板演唱专辑》

然而,因私自演出,崔健被歌舞团劝退,直到1986年5月9日,他登上北京工人体育馆的舞台,扯着一高一低的裤腿和嘶吼般的唱腔,宣布着中国摇滚黄金时代的到来。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破土


彼时,祖国南端的香港,一位名叫黄家驹的青年正从垃圾箱里,惊喜地捡到了一把邻居搬家时扔掉的破吉他,打算送给渴望玩音乐的朋友。

结果朋友一看:“这么破?我才不要嘞!”

舍不得扔掉,黄家驹只好拿回家自学,于是一发不可收拾,从此音乐成了他的生命。

高中毕业后,他当过装修工,做过电视布景员、办公室文员,但不管白天有多累,回到家中,都要抱着吉他苦练不止。

一次,黄家驹在逛琴行时候,发现了一位名叫叶世荣的鼓手留在字条上的电话号码,黄家驹立即联系他,组建了最初的“Beyond”乐队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黄家驹与叶世荣

他们常常聚在一起排练,每隔一阵隔壁邻居就来敲门,为此,他们还凑钱买了一台冰箱送给邻居。

1985年,Beyond打算自费开一场演出会,然而演唱会前夕,一位乐手却突然选择离开,十万火急之下,黄家驹把当时为他们做宣传海报的美术生黄贯中拉了进来,演唱会才得以顺利进行。

在情歌当道的年代,那次演唱会的票房自然惨淡,然而却也给了Beyond一个机会。

舞台下,当红歌手王菲的经纪人陈健添正随着音乐晃动,他决定赌一把,于是立即签下了这支地下乐队。

不久后,一首充满家国情怀的《大地》霸占了音乐电台排行榜十周之久,Beyond从地下正式成为了受到主流认可的摇滚乐队。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Beyond的音乐没有无病呻吟的风花雪月,他们的作品关注现实,蕴含着香港乐坛少有的深刻意义,用坚定的信念让人们看到了希望与力量。

1991年,根据曼德拉的伟大生平创作出的《光辉岁月》传遍大江南北时,Beyond迎来了自己的师弟们,那是几个桀骜不逊的小伙子,一个个留着不加修饰的长发。

这支名叫“黑豹”的乐队,是陈健添在《深圳之春现代音乐演唱会》上发掘的,他们正从北京南下演出,在王菲的牵线搭桥之下,黑豹乐队加入了陈健添的经纪公司。

黑豹的鼓手赵明义回忆称:“我们是第三个进这家公司的。和Beyond从那时候认识,到一起在香港演出,变成好朋友,这么多年一直保持很好的友谊。”

黑豹乐队那时在大陆已经掀起了一个个浪潮,放眼望去大街上都是留着长发、穿着破牛仔的“黑豹版摇青”。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黑豹乐队

而黑豹能大火,很大程度上归结于主唱窦唯。

“黑豹”第一任主唱丁武离开后,成员们正在四处寻觅新成员,那天,北京化工学院有场演出,演出结束后一个年轻人冲上台去,不管不顾地唱了一首英国“威猛”乐队的歌,独特的台风和嗓音让他们认定:“就是他了!”

于是在石景山的一条小路上,黑豹乐队把遛弯儿的窦唯堵住,几个月,窦唯决定加入,此后他几乎包揽了所有的词曲创作。

无论是《无地自容》还是《Don’t Break My Heart》都成了中国摇滚无法绕开的里程碑,有人说:“当时玩摇滚的乐队,很多人都想往金属上靠,但玩不了,为什么?因为他们没有窦唯。”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窦唯

黑豹的火爆,使许多与他们同台的乐队都显得没了存在感,其中也包括高晓松与老狼的青铜器乐队,高晓松说:“那时候我们永远只能给他们开场,窦唯一上来,全场就炸了。

谁也没想到,在黑豹最火的时候,和王菲确定了恋爱关系的窦唯,减去标志性的长发,毅然选择了离开。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窦唯与王菲

生活就像一座围城,里面有人想出去,外面也有人想进来。

彼时,中央音乐学院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学生,正打算顶着父母老师的痛骂,抛弃自己从小练到大的小提琴,转行学习吉他。

不久,他就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组建了“鲍家街43号”,一个以母校门牌号命名的乐队,在乐队遍地开花的年代,鲍家街43号并没有激起多大浪花。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鲍家街43号

但那个沉默寡言的眼镜青年,却在二十年后孤身一人屹立在摇滚浪潮退去后的岩石上,成了中国大众摇滚的门面,没错,他就是汪峰。

与此同时,水草肥美一望无际的内蒙古草原上,一个叫腾格尔的大汉也蠢蠢欲动,他将马头琴融入演奏,于是就有了民族特色浓厚的“苍狼”乐队,也有了用灵魂歌唱故乡的《天堂》。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然而随着一个噩耗传来,乐队圈遭遇了不祥之兆,一颗“巨星”的陨落使阴霾笼罩了1993年。

在日本录制节目时,黄家驹不小心从舞台上摔下,头部着地导致昏迷不醒,送往医院时已无力回天。绝望之下,有人建议用价格不菲的中药“牛黄安宫丸”试一试。

接替了窦唯担任黑豹主唱的栾树,立即跑遍北京各大药房寻找这种药材,又到处托人带去日本,然而药材还没寄出去,黄家驹就走了。

那些药,栾树至今还一直存放在家里。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挣扎

20世纪90年代,是摇滚蓬勃发展的年代,却也是乐队们不断挣扎的年代。

如果要问当时乐队们的主要特点是什么?电影《北京的乐与路》给出了一个精辟的答案:穷。

很多人为了专心做音乐选择了辞职,买不起好设备已经不是最大的苦恼,让他们最头疼的,是吃不饱饭:黑豹出名前,成员李彤盼攒了好几天的钱,终于吃上一回炸酱面,结果因为面盛少了,急得跟店家大闹起来。唐朝乐队曾经为了充饥,一个月吃了几百斤挂面。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台湾滚石唱片公司看准了商机,他们用李宗盛与罗大佑使用过的二手吉他、贝斯与鼓,就轻松换来了唐朝乐队的版权合同。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唐朝乐队

这个被认为最能代表中国摇滚文化的乐队,主唱是当初组建黑豹并离开的丁武,他把鲜明的传统文化与最时髦的音乐相结合,成为众多乐队中一个最独特也最东方的存在,他们的首张专辑《梦回唐朝》,一经发布就被抢购一空。

有了资本的注入,唐朝乐队与由窦唯、何勇、张楚组成的魔岩三杰,在1994年的香港红磡演唱会上,将中国摇滚推向了最辉煌的高峰,观众席中,黄秋生边撕扯着衣服边狂奔的画面,定格在时代的记忆里。

然而辉煌背后,却藏着诸多隐患,让看似风光的乐队们危机四伏。

不被理解,也是乐队们首先要面对的社会问题,有一回丁武半夜出门被警察拦下问询:“看看你这头发,别老这么不三不四的,你正常点行吗?”

在那个时候,你已经成为一个新的你,而别人还没有成为一个新的我,那种孤独的滋味,是很不舒服的。”魔岩三杰的张楚这样说。

盗版磁带的猖獗大肆剥夺着资源,曾有一个乐队的乐手在专辑录完后接到电话:“你把带子悄悄带出来,我给你三十万。”

然而除了外界压力,大部分问题却出在乐队自身。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魔岩三杰:从左至右为张楚、何勇、窦唯

成立于1989年的面孔乐队的鼓手欧洋后来反思道:“在音乐上,我们当时一味认为不失真、不通电就是不好听的,声音大就是好听的,但那根本就不是真的摇滚。”

许多乐手一味追求着表象的炫技和复制,这让所有事情最后变成了一场死磕,“陷入到一种对形式感的疯狂盲目追求中”。

唐朝的吉他手老五曾每天封闭自己苦练吉他15小时,他最渴望在技术上超越美国范海伦乐队的吉他手,然而却始终不得要领,很长一段时间,在演出之前,他都会跪在地上,冲着自己的吉他磕头。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唐朝乐队演出现场

曾经有一个乐队的鼓手,每天不打鼓时都会做俯卧撑,他认为如果想要做摇滚,必须身体强壮,力气大。

而诗人出身的张楚却恰恰相反,他不会用“这个鼓几小节、几小拍”这样的具体语言告诉乐手他想要什么音乐,他只会说,“我想要吃饱饭了的,想晒太阳的一个感觉。”

乐手们时常因此面面相觑。

面对成功,中国摇滚明星开始忘乎所以,唐朝乐队与滚石唱片在北京王府饭店的一顿午餐便花了一万多元,这在当时让周围人感到十分不爽。

而对所谓“自由”的过度追求,也常常使一些乐队开始失去底线,毒品逐渐成了“灵感”的借口,械斗时有发生,这才是最让外界为之头疼的问题。

这些潜藏着的隐患即将像一场大雨,一股脑地泼向毫无准备的年轻人们。

1995年5月11日,丁武永远记得那天雷声滚滚,大雨即将到来,他嘱咐正要骑上一辆改装摩托出门的贝斯手张炬:“路上小心点儿。”

没人想到,一辆大卡车,夺去了张炬的生命,同时夺走的还有摇滚的黄金时代。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丁武在张炬葬礼上致悼词

从此唐朝沉寂,黑豹再无“爆款”,再找不到能挑起时代大梁的乐队……

看着势头不对,曾经信誓旦旦的滚石,悄无声息的带着资本离开了。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变与不变


时间回到1990年,20岁的窦唯每天凌晨准时从床上爬起来,穿上破洞裤赶去马克西姆,嘴里念着“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谁曾想,一句话竟成了预言。

短短十年,乐队这股狂潮来得匆匆去得也匆匆,一切看上去像极了黄粱一梦。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Beyond与黑豹

但梦醒时分,那些遗憾值得我们回味的同时,总有些遗产值得我们继承,也总有些精神会随着时代进步以新的方式呈现。

现象级音乐节目《中国好声音》的出现就是一次证明,人们不知道的是,“好声音”的现场乐队班底来自之前的“超载”乐队,而音响师则是早年与乐队们一起研究扩音技术的金少刚。

如今中国音乐产业最重要的音响师,都是早年因为摇滚乐的兴起而催生的一批专业人员。”在接受《人物》采访时,金少刚这样告诉记者。

然而,浪潮不断迭代,老一辈的乐队似乎不太能够找到与观众共鸣的方式。

在《乐队的夏天》第四期中,痛仰乐队翻唱了王菲的《我愿意》,引发了许多质疑,有人评论他们的翻唱松散无聊,也有人试图去教这个玩了20年音乐的乐队如何做音乐。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痛仰乐队

对此张亚东的这样回应:“老牌的乐队,他们都比较拘束,他们也在不断尝试,但是他们不太清楚怎么去做,因为给乐队的机会太少了。”

相比于“不太会比赛”的痛仰,新裤子乐队显然更愿意接受变化。

1996年时,在北京服装学院的防空洞里,他们玩“朋克”,当积水没过脚面,弹琴的时候身体就会过电,而如今,他们玩“土摇”,自此他们的歌能在每次音乐节上引发大合唱。

1996 nian shi, zai bei jing fu zhuang xue yuan de fang kong dong li, ta men wan" peng ke", dang ji shui mei guo jiao mian, tan qin de shi hou shen ti jiu hui guo dian, er ru jin, ta men wan" tu yao", zi ci ta men de ge neng zai mei ci yin yue jie shang yin fa da he chang.

从前他们也一样把创作流行歌当作耻辱,“后来发现其实根本没必要,为了乐队向前走,音乐需要被更多的人理解。”

但在变化的另一面,也有乐手们对自我不变的坚持。

2014年重组的盘尼西林在乐队圈里算是十足晚辈,却在短短几年内收获了大批的粉丝。作为一支专业乐队,这些乐手却各有各的工作与生活,贝斯手赵钊同时是一名媒体人,吉他手刘家的社会身份是国企员工,组在一起玩音乐,完全是因为“感觉对了”。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 盘尼西林

在第一张正式专辑《与世界温暖相拥》中,主唱张哲轩最骄傲的一件事就是:“我觉得现在可能很难有乐队敢用将近两分钟的吉他结尾,但我敢做!”

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乐队极力想要展现特立独行的趋势里,盘尼西林的浪漫英伦风情成了异类。

在盘尼西林看来,摇滚早已成为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自己就是摇滚。

也许乐队再找不回曾经的风光无限,但无论哪个时代,对自我的表达,对音乐的执着,是所有乐队的共同追求。

而乐队浪潮到底能不能回归,张亚东那句中肯的回答似乎说明了问题本质:“其实我们乐队的夏天能不能来,要看乐队里能不能出现像崔健、唐朝这些大明星,未来我们还是需要这样的人,这就要靠年轻人跟上去。”


部分参考资料:

1、人物《一无所有三十年》

2、GQ报道《沈黎晖和新裤子乐队邀你讨论流量时代的乐队文化》

3、书单《黄家驹:一别25年,理想和你我都没忘》

4、南方人物周刊《唐朝乐队30年,神话与现实》

5、雪季《摇滚梦寻》

6、汪继芳《20世纪最后的浪漫》

7、宅总有理《崩溃1994:中国摇滚伤心往事》

8、果酱音乐《中国摇滚最早的传教士,是来自八个不同国家的外国友人》

9、果酱音乐《他们是比崔健更早的电声乐队,影响了张楚、唐朝,30年后居然又卷土重来...》

10、乐势力《“七合板”,在中国摇滚破土而出前夜》

11、放牛班《中国第一支摇滚乐队诞生在北二环》

12、一刻《摇滚很震撼,但最后是牺牲》

图片来源于网络

十点人物志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乐队回不去的“夏天”:王菲与黑豹,李宗盛与唐朝的神秘过往




当前文章:http://www.pby6.com/jydqljv/9003-32737-22956.html

发布时间:05:22:57

伴游网??天天伴游??找情人怎么联系??天天伴游??伴游啦??伴游??威尼斯人??找情人??学生情人??伴游啦??

{相关文章}

鲁亿通超八成营收依赖碧桂园 半年净利增逾三成

????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虽然依靠并购实现了业绩高速增长,但鲁亿通的风险依旧。

  鲁亿通原本专业从事高低压电气成套设备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2015年登陆A股。上市次年经营业绩就变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双双大幅下降。

  鲁亿通提振业绩的措施就是收购。2016年6月,自然堂_蜘蛛资讯网公司推出30.6亿元(其中现金支付10.61亿元)收购杭州嘉楠耘智100%股权,蛇吞象、高溢价收购备受质疑,交易所两次问询,3个月后公司宣布终止该项收购。

  对于鲁亿通而言,上述收购事项只是试探,真正的收购是在2017年。这一年,公司作价20亿元(其中现金支付5.70亿元)收购广东昇辉电子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昇辉电子)100%股权。这宗收购在2018年初完成交割,公司因此形成商誉15.23亿元。

  单纯从利润表披露的数据看,收购昇辉电子是成功的。2018年,昇辉电子利润承诺数为2.16亿元,实际数为6.25亿元,其盈利能力堪称惊人。基于昇辉电子业绩贡献,2018年,鲁亿通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达到30.31亿元、4.5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48.13%、1530.25%。2019年上半年,二者的增幅为44.37%、35.47%,高增长延续。

  然而,高增长背后的风险如影随形。2018年,鲁亿通超八成营业收入来自碧桂园贡献,而这一弊端及风险早在公司收购昇辉电子之时就备受质疑。此外,昇辉电子带来超高业绩之时,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也在大幅增长。去年,其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为25.19亿元,约占其当年营业收入的九成。

  备受关注的是,鲁亿通净利润高速增长,经营现金流净额却在持续下降。今年诺曼底登陆_蜘蛛资讯网上半年,经营现金流净额-7.82亿元,同比下降4187.70%,与净利润严重背离。

  土拨鼠_蜘蛛资讯网客户依赖症尚存

  虽然实现了经营业绩高速增长,但鲁亿通患上了大客户依赖症。

  鲁亿通的大客户依赖症源于收购昇辉电子,其实质是子公司昇辉电子对大客户存在高度依赖。

  根据鲁亿通收购昇辉电子时发布的公告韩束_蜘蛛资讯网,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昇辉电子前五大客户贡献大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65.43%、77.27%、84.53%,逐年上升。其中,第一大客户为碧桂园,其贡献的销售收入占比为55.16%、72.36%、78.09%。

  昇辉电子成立于2010年9月7日,与碧桂园素有渊源。早期,昇辉电子与碧桂园同属杨氏家族控制,2013年,自然人李昭强、宋叶接盘,成为实控人。

  收购之时,针对昇辉电子存在高速依赖碧桂园的风险,市场颇有质疑。鲁亿通在回应质疑时称,昇辉电子对碧桂园确实存在一定依赖性,但却是“双向依赖”。公司同时表示,为降低大客户依赖风险,昇辉电子有针对性地成立了业务发展中心,着力进行国内外新市场的培育和开拓。昇辉电子的客户开发力度将会进一步提升,现有大客户依赖性将会进一步降低。

  2018年1月,鲁亿通完成了对昇辉电子100%股权收购。收购之后,昇辉电子对碧桂园的依赖问题解决了吗?

  在2018年年报中,鲁亿通对昇辉电子的表述是这样的。昇辉电子一直服务于国内大中型房地产企业,积累了深厚的客户资源,与合作伙伴达成了深度合作关系。昇辉电子系碧桂园战略合作单位,获得了碧桂园2017—2020年的战略合作伙伴认证。此外,昇辉电子与大发地产集团成为战略合作伙伴,从智慧社区、智能家居、社区照明以及智能安防等多个方面进行战略合作。

  不仅如此,昇辉电子保持与碧桂园业务稳定发展的同时,还与万达集团、华润地产、中国铁建、中国中铁、五矿地产、圣桦集团等大型房地产企业也建立了业务合作关系。2018年,万达集团、中国中铁等企业为其客户。

  年报披露,2018年,昇辉电子实现营业收入28.05亿元,净利润4.34亿元,二者分别占鲁亿通的92.54%、96.23%。由此可见,昇辉电子在鲁亿通经营业绩中的分量足够重。

  2018年,鲁亿通前五大客户贡献的营业收入为25.74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为84.93%。其中,北京汽车_蜘蛛资讯网第一大客户贡献24.41亿元,占比为80.54%。

  虽然鲁亿通并未在年报中披露第一大客户具体是什么,但从年报信息中不难猜出,第一大客户就是碧桂园。碧桂园贡献了鲁亿通八成营收,而昇辉电子营收占鲁亿通的92.54%,以此推算,碧桂园贡献了昇辉电子营收的87.02%。这一比重,相较收购之前不是降低了,而是上升了。

  应收票据暴增17亿涉嫌调节利润

  鲁亿通收购昇辉电子之后,还存在应收票据暴增并有调节利润现象。

  年报显示,2018年,鲁亿通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29.38亿元,其中,应收票据为14.83亿元、应收账款为14.55亿元,二者分别较2017年底分别增长14.30亿元、12.01亿元。

  2017年,收购昇辉电子之前,鲁亿通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为5322.16万元、2.54亿元。2018年,鲁亿通母公司(鲁亿通仅昇辉电子一家子公司)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分别为2560.66万元、3.93亿元。

  数据显示,母公司应收票据在减少,相较于14.83亿元的金额计划可以忽略不计。由此可见,去年一年,昇辉电子给鲁亿通贡献了14.57亿元应收票据、10.62亿元应收账款,合计为25.19亿元。

  再看重组之前昇辉电子应收票据情况。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昇辉电子应收票据余额分别为4743万元、3134万元、3309万元。2015年、2016年,昇辉电子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52亿元、9.13亿元,应收票据占营业收入的比重6.31%、3.40%。而去年末,昇辉电子应收票据占其营业收入的比重高达51.94%。

  为什么收购之后昇辉电子的应收票据突然暴增呢?

  在2018年年报中,鲁亿通解释称,2018年以来,子公司客户的付款模式多以商业承兑汇票为主。因此,报告期内,公司部分大客户逐渐增加用商业承兑汇票结算货款。

  那么,大比例采用商业承兑汇票结算货款是否具有行业特性?

  昇辉电子主要为地产项目、政府市政项目提供智能化系统、公共安防、智慧交通、智慧监管、LED亮化照明系统、电气成套设备系统、EMC节能改造等一站式优质配套服务,目前,主要有三大板块,即高低压电气、LED照明、智能家居。这些行业的A股公司有佳讯飞鸿、欧普照明、合纵科技、珈伟股份等。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2018年,这些公司采用商业承兑汇票结算的比例并不高。如截至2018年底,佳讯飞鸿的应收票据仅为0.55亿元、欧普照明为0.01亿元。

  有会计师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一般而言,多数企业不接受商业承诺汇票结算货款。在其看来,一些设有业绩对赌的公司,如果大比例采用商业承兑汇票结算,存在调节利润利润嫌疑,因为,账龄为一年内的应收票据是不需要计提坏账准备的。

  按照这一说法,2018年昇辉电子14.57亿元应收票据,如果全部转为应收账款,参照一年内5%的计提比例,则需计提7285万元坏账准备,进而影响当年净利润。

  截至今年6月末,鲁亿通应收票据为19.9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6.96亿元。

  经营现金流与净利润严重背离

  应收票据大幅增长,直接影响现金流。去年以来,鲁亿通的经营现金流有些难看。

  现金流量表显示,2018年及今年上半年,鲁亿通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4.84亿元、-7.82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076.35%、4187.70%。

  同期,公司净利润4.51亿元、2.8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30.25%、35.47%。

  对比发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与净利润严重背离。这也说明,昇辉电子为鲁亿通贡献的净利润只是账面sugar_蜘蛛资讯网上的数字,并不是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

  事实是,账面上的净利润表现为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2018年末及今年6月底,鲁亿通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29.38亿元、33.58亿元。

  具体从昇辉电子来看,2018年,昇辉电子实现的营业收入为28.05亿元,而当年形成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25.19亿元,后者占当年营业收入的89.8%。据此可以粗略判断,昇辉电子去年实现的28.05亿元营业收入,接近90%没有收到货款,均以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体现在账面上。但是,按照权责发生制原则,这并不影响昇辉电子报表上的净利润。

  综上所述,鲁亿通巨额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没有收回,是其经营现金流净额大举下降且为负数的根本原因。

  当然,公司存货增长也对经营现金流有影响。2017年,其存货为0.25亿元,2018年底及今年6月末分别为10.32亿元、13.84亿元。

  按照会计准则,如果应收票据到期未能收回存在风险时,需要转换成应收账款并计提坏账准备。2018年,鲁亿通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13亿元,影响当年净利润0.96亿元。其中,应收票据、应收账款计提的坏账准备为0.77亿元、0.36亿元。

  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高企还影响到了鲁亿通的流动性。截至2018年底,公司货币资金为8.39亿元,还有0.9亿元未到期的理财产品。短期债务为6.02亿元、长期债务为4亿元,合计为10亿元,公司基本上不存在短期偿债压力。

  而在今年6月末,长短期债务为13.25亿元,其中短期债务为9.85亿元,较年初增加3.83亿元,而货币资金只有4.49亿元,理财产品已经赎回。数据显示,公司偿债压力陡增,如果回款不及时、筹资不力,将面临财务风险。

责任编辑:马秋菊 SF186

蜘蛛资讯网最近更新

蜘蛛资讯网热门资讯